中国控股有限公司-集度汽车C

中国控股有限公司-

集度汽车C

集度汽车CEO夏一平(图片来源:集度)

最近的集度陷入了“视频造车”的舆论风波之中,这也使得平日里极少现身的CEO夏一平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于沟通会上对集度的发展现状做了介绍:目前员工总数超1600人,每月还在以新增300人的速度递增;融资方面除早期的20亿元人民币之外,还有后期的4亿美元投资;首款量产车的车身模具制造已进入加工装配阶段,将于广州亮相,第二款车也将出现在广州车展之上。

夏一平表示:集度没有落后,我们广州见。

首款量产车明年交付,售价20万元以上

针对李彦宏此前表示集度首款量产车的售价在20万元以内的误读,夏一平对钛媒体APP表示这是理解上的错误,实际售价区间将在20万元以上。

当这款车型的目标售价来到20万元以上时,集度就不必由于成本的限制而阉割量产车上那些令人眼前一亮的设计了。

ROBO-01概念车车身如同机器人外壳,取消了门把手、左右拨杆、中控按键等繁复的部件,3D无界一体化超清大屏、超薄喷气式出风口营造沉浸式、极简化的氛围。

“跳灯式”可升降激光雷达、主动式尾翼ROBOWing、可折叠U型方向盘、升降音箱等诸多可变型结构,据夏一平透露都不会在量产版本上缺席。

强大的AI感知赋予ROBO-01概念车用户情绪识别能力以及与外界的动态交互,交互式AI像素灯和高识别率AI语音交互系统实现了“人-车-环境”间的自然交流。

集度打造的ROBO-01概念车与传统意义上的概念车有非常大的不同。ROBO-01概念车不仅只是验证设计,还要验证功能。集度充分考量了法规要求、供应链能力、制造成本以及工程落地等诸多因素,最大限度地把原汁原味的科技美学和极致的智能化体验带给用户。

夏一平表示,集度以量产为目标打造概念车,融合汽车机器人设计基因,并结合未来的技术发展趋势,对智能汽车的创新技术及其工程化进行落地验证。比如,面向高阶自动驾驶,集度已经在线控转向等方面开展了充分的前瞻性布局和工程化验证。集度将综合考虑技术、成本、法规等因素,不断优化产品方案,更多前瞻性设计有望在未来逐步实现。并且,ROBO-01概念车与最终交付的量产版车型之间,A面视觉设计与智能化功能的相似度将达90%。

夏一平表示,集度将确保2023年首款汽车机器人量产车的上市交付。今年秋季,集度首款汽车机器人量产车型的限定版将正式推出。在今年广州车展,集度还将发布第二款量产车型的外观设计。

集度有人、有钱、有技术,终极目标要把车造好

夏一平对钛媒体APP表示,集度目前人数已经超过1600人,同时还在以每个月300人的速度进行扩张。百度团队目前有几百名工程师在参与集度的研发工作。夏一平透露说:“我们更多的能力是在考虑怎么量产,因为我们要考虑的事情跟Apollo要考虑的事情不一样,所以我们要综合考虑法律法规的要求、成本、用户体验以及技术能做到的程度,要从这四个方面综合去考虑。”

在资金储备方面,集度早期便获得了20亿元的投资,后续两个股东相继投入4亿美元,这些钱支持着集度顺利地走到了今天。夏一平表示集度将持续健康地发展,外界不必对集度的资金储备过度担心,后续将获得股东更多的支持。

在技术的软硬件层面,集度选择了全系标配激光雷达。夏一平反问:“如果我们这个事情还分低中高配,那我们做自动驾驶的意义何在?”在集度的产品上,唯一不是标配的便是电池,用户可以选择不同的续航里程版本。为了保证生产效率,集度尽可能地保持了配置的简单化。

但即便是在电池这个选项上,集度也没有选择于续航层面大做文章。夏一平坚持认为超过800公里以上的续航里程是没有实际意义的,没必要将那么大一块电池搭载在车上。他为此举例称,“很多人上下班开油车也没有天天把油加满,加油的时候就加个一两百块,开个三五天就行了,所以我觉得还是要从用户的角度来思考(续航里程的问题)。”

在芯片层面,集度与高通合作做了8295芯片在中国的首发,集度也因此可能成为第一个使用这款芯片生产量产车型的企业。

集度使用8295芯片的目的在于进一步提升座舱智能化的体验。夏一平认为在车里的交互应该做到尽可能减少手的交互,最简单的交互一定是通过语音完成的。8295芯片的AI算力差不多是8155的8倍——30TOPS,而且它还可以做到60tops。集度将通过与高通的合作,把语音识别的核心能力完全本地化,希望能够通过AI的能力提升产品的体验。

在自动驾驶方面,集度使用的并非百度对外售卖的自动驾驶技术,而是基于百度Robotaxi的核心能力打造一套真正以视觉算法为主的解决方案。在这套方案中,集度希望减少激光雷达的数量。在夏一平的眼中,像素不是越高越好,技术上够用就好,集度甚至在讨论是不是下一款车要把像素从800万降到500万,算力也会做相应的调整。在第一款车型上市后,如果数据显示根本不需要两个激光雷达,甚至可以考虑下一代车再减少一个激光雷达。在集度看来,技术的迭代不是说非得要越多越好,而是真正的从技术方案去实现功能与所需要的传感器的配比。

对于集度造车的目标,夏一平坦言做一款车并不代表成功,成功的标准在于这款车能不能让用户满意,终极目标一定是把车造好。